他叫王暾,把曾轶可秒成渣
互联网+ 他叫王暾,把曾轶可秒成渣 互联网+ | 2019-06-19 11:09 他叫王暾,把曾轶可秒成渣 柴狗夫斯基

对于善恶美丑,人们心中自有衡量的标尺。


2019年6月17日22时55分,四川省宜宾市长宁县发生了6.0级的地震。

成都震感强烈,在成都的小伙伴跟我说,当时摇晃的非常厉害,头都摇晕了。

在地震赶来之前,大喇叭里播放着地震预警倒计时。

从61S到0S的那段时间,就好像是在跟死神赛跑,不顾一切的冲到广场,当倒计时结束的时候,地震如约而至。

这种惊人的准确性以及在那一刻的恐惧,永远刻在了心里。

其实在成都地震预警响起的时候,地震已经发生了,只是地震波还没有传到成都来,地震波还有61S到达成都。

准确来说,地震波从震中传到成都需要67S左右。

预警系统的把数据传递给用户需要6S左右。

所以,预警时间是67-6=61S。

预警并不等于预测,预测就像是天气预报,目前在地震前预测依然是世界性的难题。预警是在地震发生之后,立刻通过手机、电视、广播等的形式通知用户。

因为电磁波的速度是地震波的近10万倍。所以人们可以利用这个时间差逃生或者避险。

楼层较低的住户可以逃到空旷的地方,远离建筑物。楼层较高的住户可以躲在相对安全的三角区域。

截止2016年6月,中国已经建成了全球最大的地震预警网。

59600个地震预警传感器覆盖在中国大地,从最东的上海,到最西的乌鲁木齐。从最南的海口,到最北的大庆。

当预警系统响起时,会发出3种类型的声音。

1:倒计时中插入了2声滴滴

说明这是具有破坏性的地震

2:倒计时中插入了1声滴滴

说明这是有震感,而无破坏性的地震,不必过于紧张

3:倒计时中没有滴滴声音

说明这是几乎没有震感的地震,不必惊慌

这套预警系统叫做ICL地震预警系统

ICL还开发了一款叫“预警”的APP

通过这款APP,可以第一时间接收地震预警,了解情况。

开发这款APP的人,是个四川人,叫做王暾。

2008年,汶川地震的时候,他正在奥地利读博士后。

得知地震的消息之后,他立刻给爸爸妈妈打电话,打了无数个电话,没想到一个都没有打通。

王暾的家在四川达州,距离震源有三百多公里,怎么会一点信号都没有呢?

这是他在国外读书的第六年,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爸爸妈妈了,他们之间唯一的联系就是电话,现在连这点联系也断了。

王暾决定,回国从事地震预警网的建设。

作为一个科技工作者,王暾的决定并不是头脑一热。

首先,王暾本科毕业于浙大,后又取得了中科院力学研究所博士、美国康涅狄格大学物理学博士学位。他是具备科研的能力的。

其次,当时中国预警网的建设依然是一片空白。

在国外学习了这么多年,王暾想要把自己的所学用在回报祖国上面。

回报祖国,这并不是一句简简单单的空话,王暾用11年的时间,亲身演绎了这句话的重量。

在当时,他的决定是不被大家理解的。

因为在当时的情况下,王暾无论是留在国外当教授,或者是回国做其他的工作,都能轻轻松松的过上舒适的生活。

但是他选择回国做一项几乎空白的工作,做一个地震预警方面的开创者。

这意味着可能没有钱,也没有休息的时间。

事实也是如此。

每天工作到深夜才回家,和父母打电话的次数甚至比在国外的时候还少。

在国外的时候,每周还能保证一通电话,回国之后,忙的根本顾不上和父母交代生活情况。

就连出差,也只选择晚上的飞机。

在工作的间隙寻找休息的机会。

招人的时候,王暾还被别人误以为是骗子,很多人根本就没有听说过地震预警。有的求职者甚至把发出来的简历又撤了回去。

科技的探索是孤独的,在黑暗中前行两年多之后,资金链断流了。

那时团队已经5个月没有发工资了。

坚持显得越发的困难,在这个时候,幸好国家科技部拿出了50万的创新基金,成都高新区拿出了20万的配套,这才勉强周转了过来。

曙光也在那之后不久出现了。

2011年4月25日,王暾收到了预警网发出的信息,汶川发生了2.7级地震。

花了三年的时间,终于破解了地震预警的秘密。

黎明的光亮,给了团队更大的前进的力量。

2012年,整套ICL预警系统正式研发成功。

中国成为继墨西哥和日本之后,第3个具有地震预警系统的国家。

2013年,在8个省市建立了1213个预警系统。

2015年,ICL覆盖了200万平方公里,25个省份。

2016年,中国建成全球最大的地震预警网。

截止2017年,这套系统已成功预警了38次破坏性地震,包括云南鲁甸6.5级地震,四川乐山5.0级地震,九寨沟7.0级地震等,6年来无一误报、漏报。

要知道我们的邻居日本,作为一个经常晃个不停的国家,经常发生地震误报的事情。

比如说2013年8月的地震,日本气象厅预测的最大震级为里氏7.8级,而实际上当时发生的地震震源为和歌山县北部,震级为里氏2.3级。

事后,日本气象厅不得不出面道歉。

并且,日本地震网的平均响应时间是9S,我国是6.2S。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是最领先的。

在地震发生的同一天,6月17号,在那天下午。还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

明星曾佚可在过安检的时候,自称遇到了一个“蛮不讲理”的安检人员,要求她把帽子取下来安检,这在她看来是“私用职权”。

在未编辑前的微博里,她甚至加了一句“还说我骂你,在你有严重错误的情况下,我骂你全家又怎样。”

也许是考虑到自己是公众人物,她将这句话删掉了,改成“我们需要通情达理的机场工作人员,不需要蛮横无理的,谢谢。”

也许是考虑到自己是公众人物,她配了两张这位工作人员的图片,图片没有打码,清晰的展现着工作人员的证件照。

也许是担心大家看的不够清楚,她连发了九张这位工作人员的证件照大图。

不知道她究竟想表达什么,有人留言说:真把自己当回事!这种行为直接让边警暴露在危险之下,劝你早点出来道歉。

看见这条留言,柴妹觉得非常讽刺。

像王暾一样的科研工作者,为了地震预警系统没日没夜的努力着,把自己的所有积蓄和时间都给了科研。他都没有把自己当回事。

王暾不认为自己特殊,在采访当中,对于遇见的困难,全都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

他一点架子都没有,对于所做的事情,只觉得是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是自己想做的事情。

至于其中的痛苦和煎熬,那都是应该承受的。不值得说。

而像曾轶可这样的公众人物,却很把自己当回事。

不知是否是觉得自己拥有大量的粉丝,所以发微博希望粉丝给点反应,还是觉得粉丝无脑,连基本的道德判断都没有,会无原则的偏向她。

但是,事实证明,她高估了自己。

错判了公众人物的“影响力”。

对于善恶美丑,人们心中自有衡量的标尺。

-END-

本文由柴狗夫斯基投稿一鸣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一鸣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一鸣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立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