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IM,阿里钉钉“恶”企业微信“善”?
企业服务 企业IM,阿里钉钉“恶”企业微信“善”? 企业服务 | 2019-09-10 16:01 企业IM,阿里钉钉“恶”企业微信“善”? 螳螂财经

工具只谈效率,老板才分善恶


(图片来源于网络)

文 | 易不二

编辑排版| 黄娇 | 螳螂财经(ID:TanglangFin)

用过钉钉的人应该都不会对几个场景感到陌生。

有时候下班了,老板或同事发来一条消息,但自己正在忙别的事情,也还没想好怎么回复,消息却显示了已读,此时便不得不先放下自己手中的事尽快的回复,不然显得自己没礼貌。

如果恰好是一条需要收到即回的消息,而自己又正好没看见,此时,DING一下,便可将文字消息转为电话/短信发送到手机。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手机在身边,就不得不立即响应消息。

“你能想象周六的晚上我正在公园遛狗,手机铃声响起,显示的是0571的区号,这种无时无刻被工作支配的恐惧感吗?”一位工作日996的电商从业人员吐槽说。

正是这个让钉钉开发者们引以为傲的DING一下功能,让钉钉背上了“恶”的骂名。

反观企业微信,可以设置上班、小休和下班状态,在休息和下班期间,企业微信会进入免打扰模式,不再提示任何消息。

与钉钉消息必达的设计相比,企业微信“人性化”的“良善”设计赢得了一众好评。

但,事实,就真是这样吗?

钉钉选择老板,企业微信拥抱员工

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王慧文曾说过:“在所有的新经济公司里,只有阿里的组织能力过关。”

从收购饿了么开始,阿里就与美团站在了对立面,作为竞争对手还能让王慧文夸赞的组织能力,可见阿里凭的是硬核能力。

阿里的硬核组织架构,让它成为了一家改变世界的科技公司。

而作为阿里明星产品之一的钉钉,正在致力于通过技术帮助各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构建具有核心战斗力的组织架构。

用钉钉CEO陈航的话说就是:“我们希望所有的组织会通过先进的数字化技术和管理思想,能够形成一个自适应的组织”。

根据8月钉钉未来组织大会公布数据,目前钉钉个人用户已超2亿,企业组织数超1000万,入驻的开发者数为20万,企业应用数30万,服务企业组织数500万,ISV业务增长800%。

这样漂亮的成绩单,在于钉钉抓住了企业沟通达成协同成本低的痛点,使得这款软件产品,成为让阿里进攻企业服务市场的基石。

“只有企业的老板认为这款软件有用才可能让自己的员工都使用。”陈航这样认为。

现阶段的事实证明,陈航的想法没有错。

只有当工作指令在最短的时间得到响应,才会有高效的执行力和达成效率。钉钉的从在线消息到短信到电话的消息必达模式,直接击中老板对目标的掌控需求。

钉钉选择了老板,所以,钉钉拥有了超2亿的用户。

腾讯并不会让阿里独占移动办公这块领地,这是毋庸置疑的。并且,在外界眼里,钉钉这样的产品,按企业基因,应该会诞生于更擅长IM的腾讯。

但企业微信走了与钉钉完全相反的路,或者说,腾讯选择了自己最擅长的路。

企业微信的出现,就背负着进军B端、硬刚钉钉的使命,并被提高到了腾讯未来拥抱产业互联网的“七种武器”之一。

不过,这样的使命,是从C端切入。

“大部分企业最终用户在哪里?都在微信10亿群体里。”卢青伟表示。

腾讯企业智库的一份微信用户报告显示:有60%的微信用户关系链,已经由过去的亲朋好友强关系,逐渐向工作场景中的弱关系转化。

虽然起步晚于钉钉的企业微信,但背靠微信坐拥的十亿用户,企业微信显然是有底气截杀势如破竹的钉钉。

所以,与钉钉完全将权利交给老板不同的是,企业微信选择了从员工的角度来讲企业IM的故事。

螳螂财经看到,企业微信从三点选择了拥抱员工。

第一,企业微信延续了微信的简洁、易操作的风格。如卢青伟所说,不管什么年龄层、各个职能的人,基本上都是上手即用。

第二,与微信实现打通,这样就完全可以从微信小程序切入,让非企业微信用户对企业微信的服务产生需求,从而倒逼市场使用企业微信。

第三,与消息必达的钉钉相比,企业微信则上线下班功能,不带给员工太多的负担,“为愿意在非工作时间工作的人打造一个纯粹的工作沟通环境。”

这波操作让员工给了企业微信“有温度”、“人性化”等赞誉,同时,也让企业微信拥有了不错的数据。根据企业微信官方公布数据,2018年企业微信用户数量一年增长100%,深入服务的行业超过50个。

面对拥抱员工的企业微信,钉钉陈航表示:“我们追求的人性诉求和微信追求的人性诉求不一样,微信追求接收者的诉求,我们面对的是发送者的诉求,要用直接手段提升工作效率。”

不管是选择老板还是拥抱员工,阿里和腾讯在围绕B端企业服务市场的这场战斗上,已经兵刃相见了。

工具只谈效率,老板才分善恶

尽管钉钉在用户中被吐槽“没人性”,但企业微信就真的“人性化”吗?

在回答这个问题前,先讨论一下为什么钉钉的口碑差。

产品设计上有一个典型的认识盲区,即,产品的消费者不一定是用户。换言之,就是,购买产品的人不是使用产品的人。

比如,补习班,父母付费,孩子上课,那么,有几个孩子是喜欢上的呢?又比如,穿校服,学校要求,学生执行,又有多少同学是真心愿意的呢?

对于钉钉来说,目标客户是老板,使用者却是员工,所以怎么会收获到好口碑呢?

小朋友不喜欢上补习班,是更愿意出去玩;学生不想穿校服,是想展示个性;员工不想用钉钉,是根本就不喜欢上班。

再对比企业微信的下班功能来看,就好比,小朋友上补习班时允许他玩游戏;学生穿校服时允许他染头发......这,在实际生活中,真的现实吗?

工作的定义,就是劳动者通过劳动将生产资料转换为生活资料以满足人们生存和继续社会发展事业的过程。这个过程,要求效率,本身无可厚非。

那么,在8小时内,如果使用钉钉的员工完成了本职工作,他会面临下班后的DING一下打扰吗?如果使用企业微信的员工没有完成本职工作,他开启了下班状态就可以走了吗?

再设想一下,当公司有一项非常紧急的项目时,不管是用钉钉还是企业微信,怕是都避免不了被老板找来的命运吧?

诚然,在经济市场高度发展的今天,老板希望996甚至007,而员工则期待朝9晚5钱多事少离家近,并且,在移动互联网的裹挟下,已经没有人真的能完全将工作与生活分开。《数字劳工》中写道:“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与通信技术改变了劳动力市场的位置与形式,将劳动的场所从工厂转移到网络、到每个人的电脑与手机。”

但,不管是钉钉还是企业微信,软件本无善恶,关键在于软件背后,那个有决策权的人。

“所谓的人性要看产品能不能管束到你的自由,现在我们可以看到不少中小企业劳资双方处于对抗状态,这造成员工的消极怠工,为什么中小企业会出现这种状态,说到底现在这个社会大部分管理者的管理方式是落后的,我们提供这个工具的目的不是要你把员工管得死死的,而是希望能以人为本进行人性化的管理。”面对被吐槽不人性化的钉钉,陈航这样说道。

所以说,如果频繁地在非工作时间被老板的DING一下,与其吐槽钉钉,不如认真审视一下这家企业:只有管理混乱的企业,才会有不知如何改善工作流程,只会用DING一下功能将压力一层一层转移给下属老板。

面对这样的企业与老板,比起让钉钉背锅,跳槽可能会是更好的选择。

当然,更重要的是,在工作上,自由与责任是相对应的,不背责任的自由,从来就不是真正的自由。

【完】

螳螂财经(微信ID:TanglangFin):泛财经新媒体,《财富生活》等多家杂志特约撰稿人。微信十万+曝文《京东走向“四分五裂”》《“维密秀”被谁杀死了?》创作者;重点关注:新金融、新零售、上市公司等财经金融等领域。

-END-

本文由螳螂财经投稿一鸣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一鸣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一鸣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立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