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时基金85后群英图鉴:有时代感的投研新生代
金融 博时基金85后群英图鉴:有时代感的投研新生代 金融 | 2020-10-12 11:07 博时基金85后群英图鉴:有时代感的投研新生代 金融圈女神经

代际之间,对于新鲜事物的接受程度、对互联网的认知,有着显而易见的差异。


曲艳丽 | 文


最近两三年,新生代基金经理的群体崛起,是一个不容忽视的话题。


代际之间,对于新鲜事物的接受程度、对互联网的认知,有着显而易见的差异。


相对年轻的一代,更愿意去相信:世界终会改变、愿景能够兑现。而老一代基金经理大多持观望和谨慎态度,或者有着对传统产业执着的投资偏好,稳健型居多。


只有少数的资深基金经理,与时俱进,不断拥抱新事物,能够自我迭代,这非常考验个人心性和能力。


尤其在科技、医药赛道,新生代基金经理与老一代基金经理之间,路径是非常鲜明的不一样。


以医药赛道为例,2015年的《药品注册改革办法》是一个分水岭。在仿制药时期,更多的是考量利益格局,然后紧密跟踪哪个品种的销量数字、季度增速即可。然而,在创新药时期,“现在是听专业人士的年代”,不是每个药都能做出来的,或者说科创板的一些公司还没有盈利,一切都不再是线性增长。


科技赛道是更加明显的、以80后理工科学术背景的新生代基金经理主导的,从标的选择到产业理解,与老一代泾渭分明。大多数从十年前一路走过来的资深基金经理,对高估值和不确定性,有着天然的排斥心理。


在消费赛道,老白马依然当道,高端白酒、传统家电等稳定而坚挺,但时代浩荡向前,大格局的变迁同样存在,新兴消费在A股刚刚冒头,风起于青萍之末。


“往后看,对新事物和互联网的见解,可能是基金经理收益率差距的一个来源。”博时基金TMT投研小组负责人肖瑞瑾称。


2015年是一个充满转折的年份。当时,人们幻想了很多美好的东西,然后陷入故事和概念的炒作。


其中有些已经沉寂诸如AR/VR,但也有愈发蓬勃的,诸如“互联网+”,梦想最终照进现实,真正落地靠的是时间。


最近一两年的成长股行情,究其本质,是中国产业升级向高端制造进军、互联网巨头的网络效应及传统行业的数字化转型等N种时代驱动力的显性化。


不得不说,消费升级、互联网降维、民族自豪感等等,就是生长在80、90后骨子里的经历。新生代的投资思路,或许更加契合当下社会发展的趋势和大的潮流。


“有时代感的投研,符合年轻需求”,是博时基金85后基金经理肖瑞瑾、王诗瑶、葛晨等正在追求的方向。

 

他们渴望做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1 


时代不是分裂的,而是相互融合的。


消费X科技、科技X医药、医药X消费,出现了大量跨界的、处于交叉地带的投资机会。


A股消费板块的经典逻辑是:深深的护城河、长长的赛道,即所谓“长坡厚雪”。公司的行业地位是最重要的,因为强者恒强,传统白马龙头处于一种赢家通吃的格局。


然而,博时基金新兴大消费组副组长王诗瑶发现,很多新的消费品牌的崛起,从0到1的过程极为迅速,那种爆发性完全不同于传统消费品牌。


例如,线上的流量源头在碎片化,直播、点评、社群、小红书KOL等,抓住一个渠道的红利,一个新兴消费品牌就能迅速起量,冲击旧有格局。

 

“其实,它更像是一种科技成长股的投资范式,突破了我原有的认知,不一定有那么长期的护城河,但爆发过程很值得投资。”王诗瑶称。


她与肖瑞瑾讨论许久,从后者的科技视角里找得了思路和灵感。新兴消费品牌在达到破圈和爆款能力时,会有一个成长性斜率陡峭跃升的阶段。

 

巴菲特永远在寻找那些亘古不变的东西,诸如口香糖、可口可乐等,所以他在早期不投资科技股。然而,在像互联网这样强烈的元素冲击下,护城河的概念也变得是动态的、变化的,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


反过来,肖瑞瑾发现,科技股也开始出现了一些消费基金经理的身影。

 

这些抱着消费股逻辑的长期定价者,偏好那些竞争优势相对清晰、稳定而长期的增长或者形成生态的科技龙头,其典型思维是:如果长期逻辑不变,短期业绩低于预期,反而是越跌越买。


而传统科技股的投资逻辑是:紧密追踪订单、季报、业绩等短期数据,或者以景气度驱动。

 

“过去接近两年,那些中短期有爆发力的科技股,反而股价涨幅没那么大,因为消费基金经理也在给一些科技股定价,这可能是未来科技板块面临的局面。”肖瑞瑾称。


博时医疗保健基金经理葛晨发现了同样的情况:消费基金经理喜欢买的医药股,每次回调的结果,就是拼命买上去,即便疫情这样的明显冲击之下,跌了之后一星期之后就拉回去,不断地创新高。


各行业融合之后,A股的整个投资逻辑也在相互影响、相互渗透,定价模式发生交互。


 2 


2018年中,王诗瑶注意到了养殖行业周期性的反转,到四季度,她确认了反转的发生,并在2019年初跟踪到了猪供给的加速出清。


这个时候,她和葛晨约好,一起跑到济南去调研,约了产业、政府各路相关人等,突然发现,猪瘟的真实状况比外界的想象要严重得多。


“对整个动物蛋白的价格冲击是史无前例的。”于是,王诗瑶重配了养殖板块,包括有明显成长属性的养殖龙头等。


而葛晨作为医药基金经理,判断肝素的原料药一定会暴涨。


因为肝素从猪小肠里提取,肝素在下游需求中可替代性很差,而中国是全球绝大部分肝素原料药的出口来源。


就这样,王诗瑶和葛晨在一次共同的调研中,从不同的角度,挖掘了不同的个股。


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


消费互联网既是消费、也是互联网,大量的商业模式本身就在不断地融合创新。


某本地生活服务巨头,在肖瑞瑾看来,就是一个“消费外溢的科技公司”,底层是复杂算法。疫情期间,他与王诗瑶讨论多次,最终达成共识:该公司确实存在很强的规模效应。


又如医美、牙齿正畸、OK镜、生长激素、宠物医院等,都是很强的消费属性的医疗服务/产品。


“单纯从医药角度,比较的是玻尿酸的交联技术,这种都是硬核数据,但医美行业特殊,消费属性太强了。”葛晨谈及医美。


这种跨学科的思维碰撞是强烈的,也有趋势成为必须。随着线上消费、互联网医疗等形态流行,这种跨界标的会越来越多。


查理芒格的“多元思维模型”,就是不断学习众多学科的知识来形成一个思维模型的复式框架。芒格认为,无须理会学科的法定界线,世界是众多学科的综合体。


中国产业趋势的变迁之下,渠道和人群一直在变化,基金经理保持思维的开放性(open-minded),不忽视微小的趋势,就越容易进入下一波的新机会。


 3 

 

在业内,博时基金以极其系统的人才培养机制著称。


博时有一个传统,每隔两年,招聘一批应届生补充到投研团队,由研究总监手把手教,第一份报告常常改动不下10遍。在最开始的半年,很多“萌新”经常写报告到凌晨四五点钟,甚至买了折叠床,睡在公司。


“非常严格,每一个标点、每一个虚词都要改的程度,是一个反复锤炼的过程。”王诗瑶称之为魔鬼训练,但他们现在回想起来却甘之如饴、受益匪浅。博时研究员的财务建模能力是很有名的。


葛晨记忆里最深刻的事,是2013年2月调研提纲第一次被研究总监放行,那时候入职已超过半年,一直在做案头工作,还没有去过上市公司。


“当你盯着一个细分子行业的一两家公司拼命研究透时,诸如季度利润增速多了10个点或者少了,这些已经不重要了。我们花了大量的精力,其实是摸清生意的本质、摸清行业的大的结构和趋势。”葛晨称。


像博时这样的大公司的系统性就在于,愿意花一整年的时间培训新人,不求任何产出,先打下扎实的功底。“我们形成了一种习惯,总是想挖得更深一些。”葛晨补充道。


更重要的一点是,在公司内部,整个报告的分析框架是统一的,形成共同的话语体系、价值观及输出标准。


高瓴资本张磊在《价值》中谈到过卓越组织的特征:“同一套话语体系的坦诚沟通和交流,建立最直接、最高效的反馈机制,保持信息畅通。”


“我们建立了一个‘10年投资人才培养计划’。”7月份,博时基金董事长江向阳接受中国基金报专访时称。


为什么要这么长的周期?因为一个优秀的基金经理,必须对2-3个产业有深厚研究,否则,“可能会不够扎实,没有定力,经不起大风大浪”。


2012年加入博时基金的肖瑞瑾、王诗瑶、葛晨等,代表着新生代基金经理已经成长起来。


85后正当年,对社会发展趋势保持着敏感。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的种种变化,是他们亲身经历并感受着的。


在办公室里,葛晨坐在肖瑞瑾隔壁,斜对面又坐着王诗瑶,直线距离不超过一米,处于随时交流的状态。他们在底层逻辑上,有博时投资框架的共性,与此同时,在各自专注的赛道之间,又存在着互补性。


正是当年一起写报告、一起被虐的经历,造就了他们同窗般的情谊。


 4 


三人组的业绩亦可圈可点。


肖瑞瑾的代表作,博时回报灵活配置基金,自2017年8月任职以来,累计回报137.29%,年化回报31.31%,近3年业绩排名同类第1(1/65),晨星评级三年五星评级。(数据来源:晨星,同类为混合型基金-标准混合型基金,银河证券、wind,2020.10.14,过往业绩不预示未来表现)


王诗瑶的博时新兴消费基金,自2017年6月任职以来,累计回报117.10%,年化回报25.91%。(数据来源:银河证券、wind,2020.10.14,过往业绩不预示未来表现)


葛晨的博时医疗保健行业混合基金,自2018年4月任职以来,累计回报150.72%,近两年银河同类(共10只基金)排名TOP1。 (数据来源:wind,排名来自银河证券,2020.10.14,同类基金为混合基金-行业偏股型基金-医药医疗健康行业偏股型基金(股票上下限60%-95%)(A类),过往业绩不预示未来表现)


10月19日,博时消费创新混合(A: 010326, C: 010327)正式发行,限额80亿,仅售3天,拟任基金经理正是肖瑞瑾和王诗瑶。


产品设计源自三人组的一次讨论:人口代际迁移趋势才是产业背后的长期驱动力。例如,90后乃至00后人群对于新鲜事物、颜值经济、中国制造等出现了明显的消费倾向。


“A股消费赛道的上市公司结构,以传统白酒和家电为代表,其实已经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消费严重脱节和错配了。”博时基金新兴大消费组副组长王诗瑶称。


科技对消费的赋能和消费领域的创新在切实地发生着。


高瓴资本投资江小白之后,用互联网思维进行了定位重塑,整个渠道和品牌的运营都完全不同于A股高端白酒的商业模式。


“在投资上,我们将进行大量的消费与科技在底层商业模式融合上的探讨和思考,而不是简单地投资传统白酒+芯片。”王诗瑶称。


例如,线上化是一个“非常质的变化”,包括跨消费、科技属性的互联网平台,孕育着非常庞大的生态系统,诞生了很多网生新锐品牌;又如,线下消费创新包括各式中式茶饮品牌、潮玩、低糖汽水等;以及很多正在发生着重大变革的传统消费企业、医疗领域偏消费端的创新如创新器材等等。


2014年开始,一级市场在消费新锐创业领域的投资呈现井喷态势。自2020年开始,这些新兴消费创业品牌会陆续进入退出期和上市期。


“这是一个大的风口,消费创新的内涵核心是投资能够代表社会发展的消费品标的。”王诗瑶称。新基金将港股通也纳入投资范畴。

 

“2020年是消费创新的元年。未来数年,A股消费板块的结构可能发生一个巨变的过程。”王诗瑶称。


-END-

本文由金融圈女神经投稿一鸣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一鸣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一鸣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