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上的人一个也不认识,是因为我们落伍了吗?
互联网+ 热搜上的人一个也不认识,是因为我们落伍了吗? 互联网+ | 2019-11-22 09:39 热搜上的人一个也不认识,是因为我们落伍了吗? 柴狗夫斯基

21世纪的今天,每天都有太多太多的新鲜事发生,普通人无力负担起从这海量信息中筛选有效信息的时间成本。

就像古代的游牧民们需要“逐水草而居”一样,现代的新媒体工作者们也必须时刻保持着自己对舆论热点的敏感性。

不一定每一条热点我们都要去跟、去蹭,但最起码也要做到起码的了解。

不然万一老板哪天心血来潮指着条热搜条目问起细节来,咱却跟个闷嘴葫芦似的一句话也答不上来,那个场面应该还是比较尴尬的。

也正是因此,在某个大清早爬起来刷了刷各大社交媒体,看到那条同时高居各大网站热搜榜首的「xx爆出xx出轨xxxx」新闻时,小柴的内心瞬间充满了一种无奈而又惶恐的心情,开始瑟瑟发抖。

出轨、劈腿这种事上头条很好理解,八卦作为人类的天性,人民群众就好这一口嘛……

但是谁能来解释一下,为什么这条新闻里出现的三个名字,咱一个也不认识?!

咱不认识没关系,问题是大家伙似乎都对他们三很熟悉的样子啊!

不到一天的功夫,围绕着这场三角恋已经产生了天文数字的流量,光是在微博一家平台上就累计了近百亿的阅读量,实在是让人震惊。

说实话,整整一天的时间里小柴一直都在沉思,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穿越到的这个异世界……

也许在这个世界里,没有某冰冰、也没用大幂幂和某AB大宝贝,全中国最火的明星就是上面这三?

不然的话……这年头天底下这样的事情不说多如牛毛,却也确实称不上太过罕见吧,怎么就吸引到了如此庞大的舆论关注呢?



不过在查询了一番自己的银行账户余额之后,小柴终于打消了这个疑问……那三位数出头的存款数字做不来假,自己依然还在原本的世界线上过着自己穷困潦倒的生活。



想起前不久小柴还在自我调侃,说自己已经沦落成了双十一编外人员。

没想到才过了一个多礼拜,自己就又新增了一个头衔——热搜边缘用户。



此时此刻,唯有一句歌词能表达小柴此刻的心情:不是我不明白,这社会变化快……





虽说小柴对这个瓜本身不太感兴趣吧(不然也不会今天才发这个),但就像前面提到过的,作为一名新媒体工作者,在这次的事情得到了如此大的舆论关注之后,小柴还是需要去对这几位当事人进行一些初步了解的。

而这一了解下来,就发现这起事件身上似乎哪哪都有点透露着不对劲~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知乎,发现这条话题虽然登上了知乎热搜榜第一,且获取了近亿的热度(上次在某乎上看到这种热度的话题,还是马云发表了那段脍炙人口的“996福报说”)。

 

(热度吊打第2、3名)

但得到最高赞同的答案,却是一个关于“这三人是谁,为什么我一个都不认识”的吐槽……


这就有些奇怪了。

要是这三人真的是啥自带巨额流量的大佬,那么像小柴这样孤陋寡闻的互联网原始人不认识也就算了,可怎么看这架势不认识她们三的人才是多数呢?

(三百万人参与投票

近8成表示不认识他们)


进一步深挖下去,发现原来这三人其实算是同行,都是活跃于微博上的美妆带货博主。

其中粉丝最高的(绿帽苦主)阿沁微博上的粉丝最多,在事件发酵前就有1044万粉丝。


而另外一名当事人刘阳,其微博粉丝也有5百多万。


至于另外一名当事人,在这之前只能算是一个小网红,粉丝数量并不算多。

嘿,这下子事情就更加让人迷惑了。

普通人也许对这些数字没啥概念,认为坐拥1000万粉丝的大V身上发生这样的狗血戏码,也许确实具备冲上热搜的能力。

但要知道,我国的微博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平台,上面的粉丝数量是与其他平台大不一样的。


“1亿”,才是微博头部大V最起码的准入门槛。




甚至光是湖南卫视的当家节目《快乐大本营》的那几位主持人里面,都不止一位拥有过亿的粉丝。




所以说在微博上面,真正的大V粉丝数要是用“万”来作为计量单位,那都是要惹人笑话的。

这次事件的三位当事人哪怕加一起,粉丝也比不过人家头部大V的零头,何德何能冲上了热搜第一???(事实上是前六里面有三条是关于此事的话题)



更让人感到迷惑的地方在于,这三位网红作为美妆带货博主,她们的绝大多数粉丝群体毫无疑问都是女性。


可偏偏在这一事件登上多家媒体平台热搜头条的同时,连号称中文互联网最大直男保留地的虎扑,竟然也被这一事件屠榜了!


虽说虎扑步行街别名绿帽街,这样的狗血事件在一定程度上也确实符合这群大老爷们的胃口。


但是在一夜之间做到在虎扑热帖前三有其二,怎么看都还是有点邪门吧?!



此刻再联想一下爆料此次事件的苦主阿沁说过的那句:“今天,我宁自损一千,也要换你八百”来看,这里面的一些运营操作就基本上是昭然若揭了。



该怎么说呢,这位阿沁小姐姐不愧是一名资深网红,其背后的团队在运营层面上的能力可谓是开拓级的。

在以往,某浪微博可以买卖热搜的事情早已成为了一个公开的秘密(不是直接向某浪买热搜位,而是与某些机构合作通过大量转发、点赞的方式推上热搜),许多人或组织也都在过去做出过类似操作。

但是像这一次这样,同时在全国几乎所有的大型社交网站、论坛、媒体中做到全面开花、多点同时爆破。

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让一件原本大概率只能在小圈子流传的狗血事件,在一夜之间轰动了全国,让所有感兴趣、不感兴趣的,认识他们、不认识他们的民众都知道了这件事。

如此的大手笔、如此天马行空的创造力、以及这不惜玉石俱焚同归于尽的大魄力,实在是值得让人称之为绝活。

对于这样几乎注定要载入我国营销界教科书的经典操作,小柴作为一名同样从事新媒体行业的小编,对此也是佩服岛五体投地。

而作为个人,这位当事人惨遭伴侣背叛的凄惨遭遇,也着实让人感到心疼……

但是(在但是以前的话语,都是废话——艾德·史塔克),必须要说这样的操作却也同样值得让人警惕。

也说不清楚具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但正如过去我们的父辈依靠电视上的《新闻联播》以及几份报纸来了解天下大事类似。

现如今的相当一部分的年轻人已经把微博、知乎等大型论坛上的“热搜榜”,作为自己了解外界新闻、世界大事的主要渠道。

当代的年轻人们白天在工作岗位上要忙着996的修福报,下了班还要应付那一大堆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琐事,能够分配给去接受外界新闻信息的精力相当有限。

偏偏这又是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任何人都没办法做到及时梳理、了解清楚这个世界上每一天所发生的全部新闻,必须要靠一些组织提供一份事先“整理”过的清单去选择性接收。

(中新网2018年调查显示:

热搜已经成为当代大学生获取新闻的主要渠道)

发展到现在,许多人心中的那份清单基本上就是那几家流行网站/论坛的热搜榜,通过哪些榜单来告诉自己:最近什么东西很火?今天又发生了什么重大新闻?哪里出现了可能要改变我们生活的最新科技突破?……

在这样的前提下,虽然微博、知乎等平台开发热搜榜这一功能的本意是出于商业考量,可他们却在事实上承担起了相当程度的社会责任。

一昧放任那些具备新媒体运营技能的个人和组织,出于自己的私利而借由“热搜榜”去绑架全民关注,把原本作为信息了解窗口的榜单变成一份“报复前任”的工具和武器,这样的行为实在是有些“公器私用”的嫌疑。

就好比方说百度,他最开始做搜索引擎也只不过是为了商业利益,可当百度在搜索结果中加入莆田系医院的商业推广时,他迎来的却是全网众口一词的指责。

为何?


因为百度的搜索引擎在实际上已经成为了许多网民使用互联网的最大入口,变成了一件许多人的主要信息接收渠道,在这样的一个“公器”上面捞钱,是真的会害死人的!

前段时间网上的一篇爆文《百度搜索引擎已死》中,作者就认为百度利用自己的搜索引擎给自家的百家号导流是一种堕落,因为其正在“公器私用”。

如今的热搜榜其实也正是如此,随着越来越多人开始把热搜榜视为自己了解“每日新闻”的主要渠道。

今天阿沁可以通过借助“操纵热搜”而迫使全民关注,帮助她去谴责渣男;那么明日必然会有其他人出于不同的利益考量去如法炮制。

在过去,一家全球500强的大企业可能需要每年花成百上千亿的营销费用,才能让一部分民众熟悉他们的品牌。

而现如今,只需要花上一点比过去便宜了无数倍的成本,就可以通过周期性的把自己“推上热榜”实现类似、甚至更好的效果。



这对于那些企业而言当然是一件好事,但是对于用户来说却无异于一场灾难:

过去的时代里广告还只是节目间隙播出,而未来也许所有的热搜里都是精心包装过后的商业广告。

可要是不看热搜,大多数人又会淹没在那些杂乱无章的信息海洋当中,无力挣脱——21世纪的今天,每天都有太多太多的新鲜事发生,普通人无力负担起从这海量信息中筛选有效信息的时间成本。

从这个角度上来看,这次引起全网热议的“网红出轨事件”对于这个社会未来的影响,其实要远比我们一开始想象的要深远得多。

-END-

本文由柴狗夫斯基投稿一鸣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一鸣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一鸣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